2020年03月26日 星期四

绿的牵挂

2020-03-26


  绿萝缠绕形成的拱门。

  文、图/涌泓

  当街道旁河滩边,山坡上的杨柳抽出嫩绿,松树窜出新绿,温柔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绿色的春天便真正开始了。

  我对绿的偏爱,特别是对绿色植物的钟爱,引来儿子的嗔怪。庚子年春,疫情严峻。儿子开车接我和老伴去住,我担心家里的绿萝浇不上水,只好用塑料瓶做成滴灌应对。在儿子家住下后小区便封闭了,住到第十天我晚上叨咕“家里的绿萝不知怎样了?”儿子劝慰了我几句,只好又住了十几天。可我真的担忧绿萝了,甚至想到如何处置陪我八年时光的绿萝,儿子见我焦虑不安便说,“在我这里,儿孙一起还不快乐。”我知道他话的意思,绿萝是你的儿孙?这么上心。可我真的惦念绿萝,硬让儿子把我送回去,回家开门我就直奔过去,那绿萝竟然绿生生长得很好,真是不枉我对它的心意啊!

  想到八年前,我跟老伴搬进新小区后,商量着买几盆花。在花市我看中了绿萝,花贩说这花常年绿,好养,还除甲醛。在众多花前,就好像这盆花叶子动了动,似乎点头表达心意,我便买下,把它抱回家。一直以来,我大约每周浇一次水,它长势旺盛,一年长一米多,浓密的绿色圆叶很养眼。我顺着四五米宽的屋框拴上绳线,由它自由自在地生长,现在有十来米长攀爬缠绵,宛如绿彩拱门。每天经过绿彩拱门总有一种心满意足的仪式感。绿萝越长越壮实,有的枝条蹿上天棚,枝条节长着小抓手紧紧扒住墙壁,我搭梯子上去试着摘下来,可那小抓手根本不放手,我怕弄痛了它,更怕折断伤了它,便由它去吧!

  现年86岁,从电台退休的刘新义台长为我的绿萝作诗曰:坐爱绿拱门,草木本有心。每逐清溪水,何须再报春。正是怀着这种心情,每天穿过我的绿彩拱门,望着绿萝,心照不语,但心里始终期待着每一天都是新绿馨香,蓬勃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