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13日 星期四

87岁的闻玉梅院士与病毒打了一辈子交道,总是战斗在一线

闻一多侄女被誉为医学界“铁娘子”

2020-02-13



  2014年,闻玉梅与丈夫宁寿葆(左)捐赠成立一健康基金。


  闻玉梅(右)与母亲(中)、姐姐(左)。


  2009年德国艾森大学因闻玉梅乙肝研究成果,授予名誉博士。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著名的病毒学家成为全国焦点人物。87岁的闻玉梅与病毒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也历经过许多重大的疫情。

  闻玉梅表示:“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传染病把某一个国家的人打倒,它总是有一个过程或者有一个恢复期。大家要相信历史、相信规律。在疫情的关键阶段,大家要冷静,要稳住,要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A

  曾经梦想当演员,后选择学医

  提起闻玉梅,“书香门第”、“闻一多侄女”都曾是她的标签。闻家是湖北浠水的大家族,可谓累世书香。闻玉梅的父亲闻亦传是著名爱国诗人闻一多的堂兄,在清华读书期间,闻亦传与堂弟闻一多等人组织了“上社”,切磋学问,关心时事。这样的家庭也养就了闻玉梅一生的书生气。

  母亲对闻玉梅一生影响至深,是第一个让她崇拜的对象。闻玉梅的父亲闻亦传、母亲桂质良为近代中国最早的一批留美博士。1930年,闻亦传夫妇双双学成归国,一腔热血要将所学报效国家。1934年1月16日,闻玉梅在北京出生时,父亲任北京协和医学院解剖系副教授,母亲则在北京道济医院从事医疗工作。1939年,闻亦传染病早逝,那年闻玉梅才5岁。

  1941年,母亲带着两个女儿来到上海,生活艰辛。为了让闻玉梅姐妹接受最好的教育,桂质良四处兼职。闻玉梅先就读于上海中西第二小学,后进入圣玛利亚女中,为了减轻母亲的压力,发奋学习,连年都是第一名而获免学费。少年闻玉梅的第一个梦想是考华东戏曲学院,去唱戏。尽管被吓了一跳,身为儿童心理学专家的母亲还是尊重女儿的选择。

  直到如今,闻玉梅依然非常佩服母亲的教育理念。母亲桂质良是我国精神科发展史上第一位女性精神病学、儿童精神病学和心理卫生专家。受母亲影响,闻玉梅放弃了“演员梦”,她和姐姐都决定跟从父母的选择去学医,实现治病救人的理想。“我很感激母亲当初并没有左右我的想法。对于现在的父母,我的建议是,可以影响、诱导孩子,但不要强迫。孩子自己选择的路,不会后悔。”闻玉梅说。

  B

  数十年如一日致力于病毒学研究

  1951年,闻玉梅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上海医学院医疗系。毕业后,闻玉梅最初在内科工作。上世纪50年代,中国的现代医学还缺少有效的治疗手段。闻玉梅因此觉得亟需发展中国人自己的生物医学,她先后师从上海第二医学院微生物学一级教授余贺,上医微生物学著名教授林飞卿,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一级教授、中科院院士谢少文,踏上了微生物学与免疫学的研究之路。

  20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国门打开。1980年,闻玉梅通过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考试,被首批选派去英国伦敦大学卫生与热带病研究所WHO肝炎合作中心学习。闻玉梅看到中国日益增多的乙肝患者,她要全力以赴研究乙肝,解除广大乙肝患者的痛苦。回国时,闻玉梅不仅带回细胞株用以进一步研究,还用自己省吃俭用余下的生活费为实验室购买了低温冰箱和幻灯机。当时卫生部的领导看到闻玉梅本来没有钱,还买了重要的实验仪器回来,开玩笑地问:“你还没饿死呢?”闻玉梅说:“怎么会饿死呢?我不吃贵的东西,只吃那里最便宜的东西。我的方便面都是一箱一箱买的。”去一趟英国不容易,参观伦敦桥得花4英镑,闻玉梅不舍得,低温冰箱运回国内,光运费就是90英镑,闻玉梅毫不犹豫。经过艰苦攻关,闻玉梅成为了中国治疗性乙肝疫苗开拓者。

  C

  疫情拐点要靠每个人的配合

  87岁的闻玉梅与病毒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也历经许多重大的疫情。在近日接受解放日报记者的专访时,就大家关心的问题,她对本次疫情谈了自己的看法。

  闻玉梅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展的拐点主要有以下两个特征:一是新发的疑似感染病例下降;二是确诊的发病患者数量下降。拐点的到来要靠每个人的努力,政府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每个人都要严格遵守这些规定,只要全社会都在积极行动,努力配合,我们一定会迎来疫情拐点的到来。

  当记者问“返工潮是否会引发二代传播的新高峰?”时,闻玉梅说:“只要人们回城的时候,都严格遵守国家的要求,积极配合检查,根据需要进行必要的隔离或留察,不会形成高峰,没有必要惊慌。”

  闻玉梅还告诉民众,不要恐慌,不要焦虑,焦虑会使人失去对谣言的基本判断,而恐慌引发的抢购、排队,对疫情的防护也是不利的。有些人一发烧马上到医院的发热门诊去,这可能会造成交叉感染。在疫情的关键阶段,大家要冷静,要稳住,历史上从来没有一种传染病把一个国家的人打倒,它总是有一个过程或者有一个恢复期。大家要相信历史,相信规律,人类对病毒的反击能力会越来越强的。

  D

  最喜欢

  《穆桂英挂帅》

  2013年1月,闻玉梅院士及其丈夫小儿心内科专家宁寿葆教授捐出积蓄和科研奖励,设立了“一健康基金”,曾一度被传为佳话。基金将全力资助雾霾相关科研,两位教授的义举带动了更多人加入。“一健康基金”将奖励在微生物、传染病、公共卫生、药学等领域为“一体化健康”研究与教学取得突出成绩的品学兼优的学生和教师。

  当年,闻玉梅的同班同学李世济考上了医学院,最后还是放弃读医,专攻程派青衣,后来成了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与细菌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闻玉梅也没有放弃“唱戏”这个终身爱好,闻玉梅笑言,“到了我这个岁数,最喜欢的是《穆桂英挂帅》,我常用戏里的这句‘我不挂帅谁挂帅,我不领兵谁领兵’来勉励自己。”闻玉梅因此被誉为医学界“铁娘子”。

  文据《新民晚报》

  《解放日报》

  图为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