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看!大连表情包
慎终如始抓疫情防控 全力以赴抓经济发展
连出新政
8万元积蓄要打水漂
扫黑除恶
天途有线
第A02版:评
人需要给自己重新开始的勇气和机会
“4小孩划数十台车”用法律倒逼教养归位
不文明养犬是为宠物招黑
没有一天不值得记述
第A03版:周二见
公司关门负责人失联钱打了水漂?
第A04版:专题新闻
全市法院审结黑恶势力犯罪案件49件436人
辽宁首起大学校园内出现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
采取强势手段讨要债务
不塞进耳朵的助听器上市了
第A05版:专题 新闻
龙王塘养殖区非法扣留渔船索要高额“赔偿费”
依托家族势力实施违法犯罪
依托物业公司以断水断电、辱骂殴打等方式向小区业主收取“电梯费”“排渣费”
盘踞山东路聚众实施违法犯罪活动
长期盘踞大连北站暴力收取非法营运司机保护费
第A06版:公益广告
公益广告
第A07版:云新闻
孝子冲进火场救母  母子双双烧伤住院
民警踩坑洼河道  背大爷走四百米
谁是最美家乡人  欢迎大家来推荐
女孩应聘“兼职模特”拍了万元“模特卡”
第A08版:专题新闻
大连教育局发布重要通知  全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实行“零择校”
广告
第A09版:专题新闻
大连教育局发布重要通知  全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实行“零择校”
广告
第A10版:今日要闻
慎终如始抓疫情防控全力以赴抓经济发展
用心用情用力做好对口帮扶工作确保高质量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
东风日产文创品牌“NISSAN好物”温暖上线
第A11版:社区扫描
辽宁首个以烈士名字命名的红色希望小学揭牌
发挥党组织中坚力量确保复工复产
深入网格楼院宣传垃圾分类
党建联建座谈
正己廉文化书法
党员进社区 垃圾分类我先行
重温宣读誓言
老党员讲党课
老党员忆往昔
第A12版:实用 新闻
3天146个海归项目进行云端路演
个税汇算今天结束 最后一个“动作”不能省
分类广告
第A13版:融新闻
就医买药不用再带社保卡了
一批新规明起实施!
今年全市计划招募50名“三支一扶”大学生
关向应纪念馆恢复开放
第A14版:文体矩阵
贝帅回归,大连人队全员合练
武磊首发出战,难觅表现机会
电视转播
鲁能股权改革,济南文旅或成大股东
刘国梁将领导和开拓乒乓球的未来
昨日战报
体坛短讯
第A15版:娱乐 同期声
《永远跟党走》给我们爱与美的洗礼
秦昊:“角落”终于不再“隐秘”
第A16版:实用新闻
出大事啦!6280万巨奖落旅顺
开奖公告
空气质量预报
掘金双色球
气象预报
部分地区有阵雨或雷阵雨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预报
第B01版:舆情指数
大连地标建筑、有轨电车变身微信表情包
18年公益路“入藏”沙区档案馆
第B02版:滨城发生
老人不知被骗执意给陌生人汇款
强制执行永不打烊 代垫工资得以追偿
捡拾项链不归还  失主上门还抵赖
轿车底盘卡毛毯摩擦起火车报废
公益广告
第B03版:新闻朋友圈
一场儿童阅读保卫战正在进行中
第B04版:记忆
恩师慈母于蓝
期待您讲述“记忆”的故事
无标题
无标题
第B05版:故事会
隧洞求生的176小时
第B06版:物志
“泥溜子”到底是个啥?吃腌制的还是熟的好?
第B07版:商界纵横
露地大樱桃没账可算了?
1535.1万吨
第B08版:健康头条
45分钟!双方联动抢救心梗患者
别把焦虑转嫁给孩子却还在说是为孩子好
夏天吃冬瓜,有6大好处!

隧洞求生的176小时

2020-06-30


  救援现场。


  三人被救出时,用口罩捂住了眼睛。

  2020年5月22日,四川省江油市武都引水工程永重支渠在建隧道发生坍塌。曾统华和工友申建生、鲜章明三人被困在隧道里。

  这是一个五平方米左右的隧洞,里面没有食物,气温低。最冷时,三个人要把双手放到腋下,背靠背坐着取暖。

  起初,有人宁愿喝尿都不肯喝一口洞里渗出的油水混合物,因为这水实在是“又黑又臭”。但在漫长的等待中,这摊黑水成了他们唯一的水源。

  176个小时后,洞里终于透进了光。

  “坏了,洞口堵住了”

  四川武都引水工程是一项以防洪灌溉为主的综合水利工程,有着“第二个都江堰”之称。永重支渠是“武引工程”二期的灌区项目,控灌绵阳、广元、遂宁三市,目前仍在施工。

  此次发生坍塌的苏家垭隧道位于江油市的厚坝镇,是永重支渠的一段。隧道从当地一座无名山穿过,计划修建1200米,修建隧道的工人来自全国各地。

  62岁的工人曾统华是厚坝镇本地人,他和申建生、鲜章明两人合作,负责清运隧道里的渣土。

  申建生58岁,和曾统华同村,鲜章明48岁,从陕西汉中来这里打工。合作久了,三人彼此了解对方的脾气,相处起来也舒服自在。

  5月22日早上7点,三人像往常一样投入工作,进入隧道前,炮工先对山体进行爆破,炸药被引爆后,整座山轰轰作响。鼓风机在洞口一吹,大片尘烟飘出来,待烟尘消尽后他们就会进去拉渣土。

  第二车渣土还没装满,曾统华就发现了异常。

  曾统华看到,洞顶的滴水变得像下雨一样,同时落下来的还有沙土和碎石,越来越密集,洞顶的钢管也开始倾斜,曾统华觉得不对劲,大喊一声“掉石头了”。

  申建生听见喊声,立刻转头让最里面的鲜章明关掉扒渣机,鲜章明熄火跳下车,三人并排往隧道里退。突然,墙面震动起来,“轰”的一声,泥土混着石块从洞顶斜塌下来,隧道顶部架好的数根钢铁管也倾斜倒地,石块砸中了火三轮的油门,废气管排出一阵阵黑烟,呛得三人趴在地上直咳嗽。隧道里的工作灯几乎同时熄灭,洞内一丝光亮都没有了。

  等烟尘差不多散去,洞口已被堵得严严实实。“这是被困在隧道里面了”,曾统华从裤兜里掏出去年买的老年手机,小方屏上显示的时间是11点40分。

  

  “灯亮了,就感觉暖和些”

  申建生也掏出手机想要求助,但屏幕右上角的信号符始终是个红叉,电话一个也拨不出去,电量只剩下一半。

  隧道里的情况稳定下来,三人开始寻找出路。他们找来锤子,钢管和电镐,徒手凿起堵住出口的石头和土方,却只挖下来一些土块。曾统华第一个提议不要再浪费体力,让大家静待救援。他心里估摸,最多一两天,外面的工人就能挖通隧道救他们出去。

  很快,风管里传来呼呼的声音,鲜章明能感觉到有风灌进来,声音很大,还伴有机器运转的噪音,“是空压机送风来了”。三人捡起身边的钢管、锤子,一下一下地敲击铁板,向外面传递求生信号,一边敲还一边喊着那个控制空压机工友的名字。求救声被坍塌的土方石堆阻断,后来他们才知道,当时外面的人什么也听不到。

  洞外,大批救援人员已经陆续到了现场,909地质队副总工黄晓明是第一批进洞了解情况的专家。当天下午三点,他带着一支专业救援队伍进入隧道。 

  三个多小时过去,洞里的曾统华有点口渴,他想到还要在洞里待一阵,必须先解决喝水的问题。他扯了一根不及小拇指粗的电线,用剪刀夹断两头,将里面的铜芯抽出来,做成了一个“吸管”备用。地上的水是黑乎乎的油水混合物,又油又臭,有了“吸管”,可谁也不愿意先喝一口。

  第二个要紧的事情就是找到“光源”,鲜章明提醒大家节省用电,三人轮流只开一个头灯,或者不开。申建生想起火三轮自带两只电瓶,提出用电瓶接灯泡的主意。他将扒渣机头部的灯泡取下来,将一根电线夹断,一端接在电瓶上,一端接在灯泡上,将线路改成了直流电,洞里一下亮了。

  灯泡架在扒渣机上,从正面照过来,把三人的影子映在了隧道墙上,“有光就安心些,一个是看得到,二是灯泡发光有些热量,感觉暖和些。”申建生说。

  

  “在这里,只有时间是确定的”

  25日,申建生的手机电量所剩无几,他在黑暗中录下一条视频,画面黑漆漆一片,只能听到他的声音:“今天已经关了四天,没得一口吃的,一口喝的,简直莫法了”,视频里,申建生每说一句话就哀叹一声,喘一口粗气。

  隧道之外,洞口另一端的救援从未停过,工人和救援队员24小时轮班倒了几十次。25日晚,一场暴雨让原本存在安全隐患的隧道更加危险,洞内安插的铁管支架时不时出现倾斜现象,工人只能一次次增加铁管,重新加固。

  洞里,每一分钟都被等待和饥饿感拉的又慢又长,鲜章明已经渐渐感觉不到饿了,只觉得心跳在加速,口苦头昏。因为双脚长时间闷在雨鞋里,他脚上长出了许多水泡,在泥垢中流着脓水。

  26日,鲜章明隐约听到一些动静,一有声响,三个人就拿铁棒敲击铁板,一斤多重的铁棒举起来,没敲几下就敲不动了。这天,申建生第一次尝了水潭里的水,他用两根手指蘸水,润湿嘴唇缓解干渴,“实在是莫得办法了”。

  在随时可能“崩塌”的隧洞里,“时间”变成唯一稳定的东西。曾统华那台160元的老年机每次报时,都会同时带来“应该快要出去的希望”和“还没被解救的煎熬”。为了节约电量,曾统华决定关掉手机,只有想看时间的时候才会打开。

  隧道外面,每天都有专人向三人的家属汇报救援进展,“一会说洞里漏油漏水的地方堵住了,一会又说前面发现了一块大石头,”曾统华的女儿回想起那几天,眼眶有些湿润,“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一上一下。”

  5月29日,三人已经失联七天。隧道外,曾统华的妻子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她回到家,默默整理起曾统华的衣服。按照村里白事的习俗,如果家里有人去世,要挑出单数件衣服,剪掉纽扣和口袋。

  

  “我想喝雪碧,甜甜的还有气泡”

  29日凌晨,由于长时间没有进食,三个人的身体已经严重脱水。

  凌晨四点,申建生正在睡觉,一块石头从洞顶“砰”地砸在他的头上,石头顺着安全帽滚到后背。申建生来不及反应,上半身向前倾倒,被砸趴在地上。他感到喘气都很困难,赶紧叫醒其他两人帮忙,把身上的石头抬下去。“我当时想,干脆给我砸死算了”,鲜章明和曾统华把他扶到墙边,因为坐不稳,他只能平躺下来。

  几个小时后,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鲜章明和申建生开始频繁地问曾统华几点了,“看看时间,要不了好多电。”

  想到可能就要脱险,三人的话多起来。“我想喝一瓶雪碧,甜甜的还有气泡,一瓶下肚舒爽无比”,曾统华把话头转到了出去后的第一顿饭上。申建生和鲜章明都想到了醪糟汤圆粉子,“那个吃得舒服的嘞,吃得柔软又耙活。” 

  29日下午4点30分,救援已经持续了整整七天,洞内的救援人员向指挥中心传来消息:打到空腔了。接着,又有救援人员反馈,听到了敲击铁板的声音。大家知道,有人还活着。

  晚上7点半左右,鲜章明看到洞口右上角凿开了一个小口,白光从洞口透进来。

  后续救援人员陆续赶来,洞口一点点扩大。胡仕林和另外三位队友先将受伤的申建生放到担架上,盖好眼罩。一名救援人员躺在扒渣机上,担当人形传输带。他把担架放在自己身上,两手撑着,将担架一点点地移到救援口。

  鲜章明最后一个出来。他躺在担架上,将眼罩稍微移开,光线刺眼,四周嘈杂,他听不清人们在说什么,只看到标着“四川应急”的红色背影。

  文图 据 《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