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4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学鸟类知识
被堵的生命通道得治
老有所伴的“抱团养老”让退休生活有乐有情
不要再找了
请看大数据
红凌路公交专用道不合理?官方回复来了
天冷“避寒游”激增 大连人最爱去哪儿?
第A02版:评
老有所伴的“抱团养老”让退休生活有乐有情
“不欢迎没装ETC的车主”莫以添堵方式推广便民服务
荒唐的“摸排表”背后
人生,并不是拿来用的
第A03版:云新闻
快来跟护鸟专家学鸟类知识
被堵的“生命通道”到底该如何打通?
尾号带9,拿来换酒,快看家里有没有
第A04版:融新闻
红凌路公交专用道不合理?官方回复来了
街道合并 医保咋交?
冬奥会志愿者将要招募
“热心市民”骑摩托载警察抓人,结果……
大坑也能腌酸菜?坚决取缔!
市少儿图书馆喊你来捐书
受伤落单!鸟中“大熊猫”在大连“复生”
第A05版:广告专版
广告
第A06版:新闻聚焦
大连绿色农产品叫响绿博会
“避寒游”激增
“绣”里乾坤
广告
广告
第A07版:时政新闻
市政府召开第六十一次常务会议
中山区办好民生实事 深化主题教育成效
庄河自然屯100%通油路
我市自强模范和助残先进受表彰
广告
第A08版:新闻大连
难点和问题一个个分析一个个解决
音视频对话一小时 “疙瘩”解开了
我省高校预防艾滋病宣传月活动在连启动
大连企业家当选辽宁省渔业协会会长
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
广告
广告
第A09版:新闻大连
一个村三个讲堂同时开讲
香炉礁街道启动宪法日宣传
一座金桥
一堂好课
广告
第A10版:专题新闻
关于换发2019年版全省新闻记者证的通知
标准化助力我市绿色建筑快速健康发展
广告
第A11版:广告专版
广告
第A12版:文体矩阵
喜上梅梢!创纪录第六次获奖
实验小学获U12年龄组男子重剑团体年度亚军
电视转播
体坛短讯
欧洲三支球队有意收购卡拉斯科
广告
第A13版:足球倾城
你别不信,这比赛竟是“替补”出来的!
第A14版:娱乐同期声
《鹤唳华亭》《庆余年》虐剧和爽剧的对决
分类广告
第A15版:商界纵横
大数据告诉你
第A16版:实用新闻
开奖公告
掘金大乐透  19139期
国内部分城市天气预报
三日天气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预报
“速冻”模式开启了
大乐透19138期开出2注一等奖
空气质量预报
500人!“彩民圈”满了
第B01版:舆情指数
“暖房子”改造:冬季采暖温度提高3℃~5℃
农村危房改造已完工928户
城投物业先后接手6个无人管小区
更多中低收入家庭纳入住房保障范围
25条“摸黑路”陆续亮起来
第B02版:滨城发生
3只俄罗斯环尾狐猴大连中转飞南京
广告
第B03版:新闻朋友圈
你迷信的“专家”可能是他们扮演
隔空开出的“要命诊断”
第B04版:告白
时尚婆媳的相处之道
您的告白我们愿意听
三十年再聚首 归来仍是少年
第B05版:我家
晚报给了他写作的勇气
请说出您和晚报的故事
广告
第B06版:故事会
北大博士后“失联20年”被找到他竟回应家人:不要再找了
公告
第B07版:理财星期三
2019中信银行特殊资产推介会在京举办
狂欢节来了 工商银行联手微信、支付宝送红包雨
平安人寿获“年度寿险公司”殊荣
广告
第B08版:美食专刊
“蒙牛·晚上好”杯大连晚报第十四届美食大赛将于本月19日开赛
“蒙牛·晚上好”向全市征集200名睡眠质量差的人
“名佑”杯培根菜品创意大赛落幕

隔空开出的“要命诊断”

2019-12-04

  前段时间,贾先生感觉身体不太舒服,时而有恶心呕吐的症状。“女儿帮我到网上求医问诊。”贾先生回忆,网络问诊平台的“医生”根据描述的病情,开了治胃炎的药。然而他服药一段时间后,竟出现昏迷的症状,被家人送到医院。诊断结果令贾先生一家大吃一惊,恶心呕吐并非是胃病作怪,而是心脏出了问题。贾先生的遭遇是偶然吗?号称方便快捷的互联网诊疗存在着哪些不规范之处?

  贾先生遇到的问诊平台,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当前,因其方便快捷的优势,微信医疗咨询群、公众号和健康咨询网站等网上问诊平台正在快速扩展中。

  在网站搜索引擎中输入“在线问诊”,会出现数十个网络问诊平台,它们都用“中医名家在线问诊”“正规医院好大夫”等描述吸引点击;在微信中以关键字“问诊”进行搜索,出现近百个包含在线问诊服务的公众号,80余个医疗问诊小程序。其中“中医”“育儿”“皮肤”等类别占比较大。上述互联网问诊平台的运营主体除医院外,还有药企、网络科技公司、健康管理公司等。

  “这些问诊网站方便是方便,就是不知道靠不靠谱。”90后市民郭刚说,他身边许多同事和朋友已经习惯了选择网上问诊,他也开始随大流,但心里始终有些担心。

  但记者调查发现,除了“微医”“丁香医生”等知名互联网在线问诊平台,很多网络问诊平台是否具有执业资格难以考证,而在这些平台执业的医生身份更是难以分辨。记者按照“求医网”对医生的介绍,到医院的官方网站对医生身份进行确认,结果的确有部分医生在实体医院任职,但也有部分医生没有查到。同时,记者通过国家卫健委电子化注册信息系统对医生身份进行查询,输入医生信息后,不少查询结果为“未查询到符合条件的执业医生”。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很多互联网医疗平台,虽打着互联网医疗咨询的名号,但行的却是开方问诊之实,甚至有的网络医疗平台还亲自上场卖药。

  39岁的成都市民李先生告诉记者,他因患牛皮癣病急乱投医,在一家网站咨询后,对方寄给他一些“祖传秘方”自制药丸,李先生服用药丸后,出现了浑身无力的症状。

  李先生赶快到一家三甲医院诊断。“化验结果显示转氨酶很高,肝功能受到了损伤。”李先生的主治医生田涛初步分析,药丸中含有激素类药物,还可能含有重金属,这导致李先生的肝功能受损。

  声音

  多方合作才能破解难题

  互联网医疗因其方便、快捷的特点,不仅帮助患者减轻了排队候诊之苦,而且也能有效分流患者,减轻医疗机构、医生工作压力,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当是未来医疗事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然而正如小苗要得以茁壮成长,必须对其修枝拔草一样,互联网医疗要得到长远发展,必须对其进一步加以规范,通过法律与政策的约束来消除其在发展中出现的诸多乱象。

  “互联网医疗监管是一个庞大的话题,需要多个政府部门、医疗机构、互联网企业和患者多方合作,共同营造一个健康的发展环境。”多位专家建议,在监管中应注重提升广大患者对互联网医疗的辨别能力,“让群众了解什么样的病能在网上看,什么样的医生能给自己开药,什么样的互联网医院才能信任,群众的理性选择和参与可以让监管更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