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09日 星期六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穿”上义肢我一样可爱
中共大连市委十二届十次全会召开
“山寨收费员”频扰200多户居民分户难
这一天,我们依然在路上
起火!
我市新闻界庆祝记者节
今天、明天订报惊喜继续!
为什么要补缴2019年新增的30元保费
销毁!
第A02版:专题 新闻
记者,记着
我们这一天依然在路上
我市新闻界庆祝记者节
广告
广告
第A03版:云新闻
“山寨收费员”影响分户改造甘北路几栋居民楼至今没供暖
执行力,是最能成事的法宝
地下停车场内一车突然起火殃及旁边5辆车
广告
第A04版:今日要闻
5家连企签下大单
城市供水140周年 水务人砥砺前行
广告
第A05版:广告专版
广告
第A06版:新闻大连
建设最优警务模式公安队伍平安环境
1546台摩托车被集中销毁
前三季度全市刑事案件同比下降16.38%
广告
广告
第A07版:时政 大连
中共大连市委十二届十次全会召开
加入世贸组织
以“为民谋利、为民尽责”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
广告
广告
第A08版:夕阳正红
腰腿不疼不麻不板 能弯能走血轻松
现在电话预约只需100元!
立冬过后寒刺骨以下老骨病快用大药包
第A09版:专题 新闻
今天、明天订报,惊喜继续!
广告
第A10版:专题 新闻
为什么要补缴2019年新增的30元保费
第A11版:娱乐同期声
退款的胡歌娱乐圈的一股清流
广告
第A12版:大连 往事
追忆五彩城
大连,中国导盲犬的摇篮
第A13版:案件聚焦
离奇“争夫案”
广告
广告
第A14版:人物故事
廖智:“穿”上义肢,我一样可爱
第A15版:热点事件
它不是你想的那样
广告
第A16版:实用新闻
给我姥家订报,我可以参加这个活动吗
空气质量预报
今日奖池
掘金大乐透
大连天气
渔归
开奖公告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预报
入群订晚报,一起冲击亿元巨奖

离奇“争夫案”

2019-11-09


  廖女士持有郭琛此前的身份证。

  登记结婚七年后,广西藤县人廖女士的丈夫郭琛患白血病去世了,留下一处房产以及两处车位。

  然而,在丈夫死后,一个从未与廖女士见过面的女子陈某妹宣称,自己才是郭琛的老婆。

  三年来,廖女士的所有诉讼全部以失败告终。她不仅在现实生活里失去了丈夫,在法律关系中,与丈夫的七年婚姻关系也被彻底否定。连同失去的,还有名下房产的部分份额。

  丈夫病逝 “多”出个老婆

  2016年8月14日,郭琛因白血病不治离世。不久,廖女士收到了来自法院的传票。

  名为陈某妹(曾用名陈秋梅)的女子向广西藤县法院提起了诉讼,称郭琛实际名字为郭庆森,与自己在1982年左右登记结婚,且并未办理过离婚,请求法院认定廖女士与郭琛的婚姻无效。而此时,廖女士已经与郭琛共同生活16年,登记结婚已有七年,并生育了一个女儿。

  不过,对于陈某妹所称的“登记结婚”,在民政部门并未查询到档案。

  廖女士介绍,她与郭琛相识于2000年的一个朋友聚会。而后,郭琛开始追求自己。两人在一起后,于2003年生下了一个女儿,2009年在广西藤县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姻登记资料显示,两人登记时的个人状态为,廖女士离异,郭琛未婚。

  廖女士称,当初与郭琛在一起时,郭琛的经济条件非常一般,“没什么钱”。在女儿出生后,两人曾一起在广东中山一家具厂工作多年,后来丈夫郭琛又与人合伙做了一段时间玉石生意。再之后,郭琛身体状况不佳,患有白血病,最后于2016年8月14日不治。“从认识到他治病最后去世,都是我在身边。”

  面对起诉,廖女士称,在与郭琛相处的这些年里,郭琛从未提及陈某妹这个名字,她也并不知道陈某妹的存在,“我认识他时他就叫郭琛,陈某妹从来没有出现过,直到他去世也没有。”

  七年婚姻被判无效

  现实的身份证证件中所呈现的情况是,“郭琛”与“郭庆森”确系两个不同的人,名字不一样,身份证号码也并不一致。唯一产生交集的是,两人的户籍同在广西藤县大梨镇理答村邦香组。廖女士介绍,其在与郭琛结婚后,于2010年也将户口迁入到了理答村,并曾在村中居住过一段时间,后期也多次回到村中。

  当地藤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该起案件。记者从案卷看到,法庭上,陈某妹出具了“郭琛”和“郭庆森”的多个身份证件材料,以证明郭琛持有两套身份,同时出具了来自藤县公证处关于其与郭庆森亲属关系的公证书,以及来自理答村村委会关于“郭琛”与“郭庆森”为同一人的证明,并有“郭庆森”兄弟、妹妹出庭作证。

  同时,陈某妹还向法庭提供了1990年、1996年来自公安机关的户籍档案。档案显示,陈某妹曾用名“陈秋梅”为户主“郭庆森”的妻子,并有子女记录。

  判决文书中,法院认为,陈某妹于1982年前后以陈秋梅的名字与郭庆森结婚,虽未能提供结婚证书证实,但陈秋梅的户籍曾登记在郭庆森户内,并与郭庆森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并生育了三女一子。两人属于事实婚姻。由于没有证据证实陈某妹与郭庆森曾通过诉讼或民政局婚姻登记机构办理过离婚手续,因此两人的婚姻关系一直存续。

  另外,判决文书还显示,郭庆森于1998年以郭琛名字办理新的身份证,并与廖女士长期同居生活后,于2009年6月11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而经相关证件及证人证言核查证实,郭琛就是郭庆森,郭庆森实质是使用欺骗手段以郭琛名义与廖女士登记结婚,违反了婚姻法关于一夫一妻制的法律原则,构成重婚,属无效婚姻。

  廖女士并不接受这样的结果,但她在随后近两年的两次上诉中均败了下来,广西梧州中院及广西高院均维持一审判决。如此,廖女士在法律关系上,与郭琛7年的婚姻关系就此失去。

  婚姻关系的无效仅是廖女士“失去”的开始。紧接着,陈某妹又向法院提起新的诉讼,要求对廖女士名下的一处房产以及两个车位进行返还。

  陈某妹起诉认为,其与郭琛结婚后一起共同生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并未约定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因此郭琛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获得的财产应属自己与郭琛的夫妻共同财产。由此,郭琛与廖女士生活期间,郭琛所赠与的房产应当返还。

  “我自己出钱买的房子凭什么要给她分,陈某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廖女士说。但如婚姻诉讼一样,廖女士随后关于房子、车位的上诉同样被驳回。

  “既然婚姻无效,我不是郭琛的妻子,那郭琛在这么多年生病期间,陈某妹人在哪里?她有尽到妻子的义务吗?”廖女士再次提起新的诉讼,向陈某妹追偿其多年来对郭琛的医疗、债务等各项支出。

  廖女士在起诉书中提到,丈夫患病的多年时间里,共花费医疗费用53万元,护理费误工费19万元,另外,丈夫去世后,丧葬费用2.2万元,还债23万元, 合计97万多元。

  但廖女士的诉讼还是失败了。法院基于前期婚姻及财产的诉讼审理判决情况认为,廖女士与郭琛同居期间,财产存在混同,其照顾行为系基于维系双方同居关系和共同利益而进行。

  “郭琛”是“郭庆森”吗?

  这起“争夫案”的最大焦点在于:“郭琛”与“郭庆森”到底是不是同一人。

  近日,记者来到郭琛户籍所在地广西藤县大黎镇理答村,对“郭琛”“郭庆森”以及廖女士、陈某妹的各自情况进行了走访。

  在理答村,多位村民向记者表示,对“郭琛”并不熟,但村里确有“郭庆森”此人,不过已多年不在村里生活。对于“郭庆森”是否改名为“郭琛”,村民们表示并不清楚。

  另一名与“郭庆森”一起长大,并与其共同上学的村民郭先生介绍,当年郭庆森上学到结婚都叫“郭庆森”,其妻子为陈秋梅。

  记者在村里还见到了此前出庭作证的“郭庆森”弟弟及妹妹。

  按照弟弟郭立德的说法,郭庆森是其大哥,陈某妹是其大嫂,在上世纪80年代登记结婚,当时办了酒席,从没离婚。郭立德称,大哥通过一些非法途径办了新的身份证,改名郭琛,后来带着廖女士回村,但家人并不承认她。“他改的身份证号码是1965年9月出生,而我是1965年11月出生的,我妈妈不可能两个月生两个孩子吧。”

  而郭庆森妹妹郭锦英则称,郭庆森与陈某妹结婚后,当年条件不好,大哥先到广东打工,大嫂在村里照顾孩子,直到小学毕业,后也去了广东跟大哥在一起。但其间,廖女士出现,争走了大哥,后来还改了名字。“廖女士之前就在我大哥的厂里,她不可能不知道大哥的婚姻情况。”

  郭锦英同时也称,与大哥一直保持联系和往来。“他最后的时候需要配骨髓,我们一家人都去配了。”对于“郭庆森”和“郭琛”的名字不同,郭锦英称,并不知道大哥具体什么时候改名,自己一直都叫大哥。

  文图据《红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