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09日 星期六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穿”上义肢我一样可爱
中共大连市委十二届十次全会召开
“山寨收费员”频扰200多户居民分户难
这一天,我们依然在路上
起火!
我市新闻界庆祝记者节
今天、明天订报惊喜继续!
为什么要补缴2019年新增的30元保费
销毁!
第A02版:专题 新闻
记者,记着
我们这一天依然在路上
我市新闻界庆祝记者节
广告
广告
第A03版:云新闻
“山寨收费员”影响分户改造甘北路几栋居民楼至今没供暖
执行力,是最能成事的法宝
地下停车场内一车突然起火殃及旁边5辆车
广告
第A04版:今日要闻
5家连企签下大单
城市供水140周年 水务人砥砺前行
广告
第A05版:广告专版
广告
第A06版:新闻大连
建设最优警务模式公安队伍平安环境
1546台摩托车被集中销毁
前三季度全市刑事案件同比下降16.38%
广告
广告
第A07版:时政 大连
中共大连市委十二届十次全会召开
加入世贸组织
以“为民谋利、为民尽责”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
广告
广告
第A08版:夕阳正红
腰腿不疼不麻不板 能弯能走血轻松
现在电话预约只需100元!
立冬过后寒刺骨以下老骨病快用大药包
第A09版:专题 新闻
今天、明天订报,惊喜继续!
广告
第A10版:专题 新闻
为什么要补缴2019年新增的30元保费
第A11版:娱乐同期声
退款的胡歌娱乐圈的一股清流
广告
第A12版:大连 往事
追忆五彩城
大连,中国导盲犬的摇篮
第A13版:案件聚焦
离奇“争夫案”
广告
广告
第A14版:人物故事
廖智:“穿”上义肢,我一样可爱
第A15版:热点事件
它不是你想的那样
广告
第A16版:实用新闻
给我姥家订报,我可以参加这个活动吗
空气质量预报
今日奖池
掘金大乐透
大连天气
渔归
开奖公告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预报
入群订晚报,一起冲击亿元巨奖

我们记录了大连新闻传媒集团三个普通记者家庭一天的点滴

我们这一天依然在路上

2019-11-09

  2019年11月8日,是中国第20个记者节。一大早打开手机微信,就看到同行们纷纷转发帖子,调侃着“这是一个不放假的节日”,放下手机又匆匆奔往各自的工作岗位。几位见过面或没见过面的网友,特意发来了“节日快乐”的祝愿,于是我开始一天工作的时候,心情也是暖暖的。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我想,这可能是每一个记者最初做这一行的理想吧。虽然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记者也是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烦恼。但所幸的是,我跟我的同行们并没有磨灭掉当初的理想,没有丢掉一腔热情。跟大多数普通上班族不同,记者的工作时间并不是朝九晚五,工作岗位也不仅仅局限于办公室。我们几乎是24小时待命的状态,要时刻准备奔赴事发现场,在一天数个采访中奔忙……顶风冒雨、昼夜颠倒,都已经习以为常。心中有光,守望坚定,用我的笔来记录这个时代,始终是我们不变的信念。

  这个记者节,我们就把报道镜头对准了我们的同行——记录三个普通记者家庭的一天。如果说他们有些特殊,那就是这三个家庭无一例外都是双职工,夫妻双方都是大连新闻传媒集团的记者。本报记者徐瑾

  第一个家庭

  毕重伟(大连新闻传媒集团大连发布记者)

  刘珍珠(大连新闻传媒集团大连晚报总编室值班主任)

  清晨6点,闹钟响了,毕重伟和刘珍珠一起起床,忙碌早饭。因为她和毕重伟工作太忙没有规律,儿子出生后,刘珍珠的父母就来到大连帮她带孩子。但是夫妻俩还是坚持尽量自己做早饭、送孩子。一来心疼父母,二来也为了多陪陪儿子。

  毕重伟和刘珍珠是大学同学,属于一路从校服到婚纱,最让人羡慕的学生恋人。

  7点40分,儿子到达学校。刘珍珠回家补觉,毕竟前一天夜里11点才下班回家,很多编辑同行都有失眠的毛病。毕重伟则马不停蹄地赶往世博广场,采访大连城市供水140周年大会。上午10点,他又赶到东港采访。结束上午的采访已经是中午12点,毕重伟在单位食堂简单吃了一口饭,就开始抓紧写稿。

  同一时间,刘珍珠在家里吃完午饭,出发去单位开会。会议下午3点多结束,刘珍珠赶紧去接儿子放学,把孩子送回家再回到单位,已经是傍晚5点,刘珍珠要赶紧处理稿件、分版,这样才能不耽误夜班编辑做版。儿子的晚饭和作业,只能拜托给姥姥姥爷了。

  与此同时,毕重伟也结束了当天的第三个采访,奔波在从甘井子区明珠公园回单位的路上。“还有两个大稿和五个小稿要写,我得争取晚上7点半之前弄完,还得回家辅导学习呢。”

  晚上9点30分,儿子上床睡觉。“睡觉前,他还念叨他妈妈呢。没办法,孩子总归是依赖妈妈。”毕重伟说,没孩子之前,他总去刘珍珠单位等她下班,现在要陪儿子,只能在门厅留一盏灯,等待夜归的妻子……

  第二个家庭

  张庆国(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老友时代报》记者)

  曾丽芬(大连新闻传媒集团东北之窗杂志社执行主编)

  因为有个正读5年级的儿子,张庆国和曾丽芬的早晨也是从“服务儿子”开始的。“我们俩,头不梳脸不洗,先把儿子弄去上学,才顾得上自己。”6点30分起床,7点去上学,送完儿子,两人匆匆洗漱,7点30分出门上班。

  两个人的工作地点都在中山广场附近报业大厦。张庆国在2楼,曾丽芬在7楼。

  张庆国所供职的《老友时代报》每周一出版,张庆国负责两个版的编辑工作。到了单位,他先把这周的采访完成,然后再写稿做版,下午还要负责做公众号。曾丽芬所在的《东北之窗》每月15日和30日两次出版,目前月中即将出版的杂志,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上午他们要开会布置月末出版所需的稿件和策划。

  中午,曾丽芬突然接到儿子班主任打来的电话。“老师说孩子头晕,状态不好。”放下电话,夫妻俩简单商量了一下,决定由她请假回家。把儿子接回家,曾丽芬给他做了午餐、量好体温并吃了药。她一边照顾孩子睡下,一边开始工作。

  晚上7点,一家人共进晚餐。饭后,张庆国陪儿子玩了一会儿,便开始辅导孩子学习。晚上9点30分,儿子上床睡觉。趁儿子睡着的工夫,曾丽芬赶紧把第二天公众号的内容做完。夜里11点,夫妻俩共同协作下,总算做完了家务,两人进入每天的睡前阅读时间。

  第三个家庭

  鸣飞(大连新闻传媒集团体育广播副总监)

  妞妞(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财经广播主持人)

  跟其他两个家庭不同,作为广播人的鸣飞每天早晨出门很早。此时,儿子还在熟睡,送孩子上学对他而言,算是奢望。“我儿子4年级了,这些年一直是我妻子照顾家庭比较多,她确实很辛苦。”

  鸣飞的一天是从清晨5点开始的。因为在电视台有一档电视读报节目,他需要早早起来阅读报纸,将当天的选题发给编辑。5点40分,鸣飞迈出家门,6点之前他会到达单位,准备当天节目。7点,在电视台直播的读报栏目出镜。8点,回归老本行——体育广播的《兄弟检录处》节目。

  鸣飞的早晨很繁忙,妻子妞妞也没闲着。6点20分,妞妞起床做早餐,7点30分出门将孩子送到学校,然后自己也匆匆赶到单位。妞妞一天有两档节目,分别是9点的《楼市真精彩》和11点30分的《美丽大过天》。两档节目做下来,妞妞的午饭只能延后吃。夫妻俩在同一栋大楼,一个在8楼,一个在7楼,但因为每天节目时间不同,几乎没有碰面机会。

  因为周五下午他没有电视节目,所以可以早点下班,4点多他出发去市场买菜。“我很喜欢逛菜市场,我觉得为家人准备饭菜是特别幸福的。而且一个人,也需要接触市井生活的烟火气,这也是我们做节目需要的。”鸣飞说,只要有时间,他都亲自买菜,但平时下午还有一档节目,6点才结束,只能由妻子买菜。“她洗好切好了,等我这个大厨回家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