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4日 星期日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勇立潮头 敢于担当打造中国北方对外开放新前沿
资政建言与凝聚共识双向发力 奋力书写新时代人民政协新篇章
辽足取消资格 深圳递补中超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大连天气
以人民为中心 紧紧依靠人民夺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双胜利”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统一思想统一认识统一行动确保圆满完成大会各项任务
坚持用全面辩证长远眼光分析经济形势 努力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省人大常委会来连开展专题调研
“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广告
第A02版:两会特刊
(上接1版)
人代会审议民法典草案 政协举行二次全会
资政建言与凝聚共识双向发力奋力书写新时代人民政协新篇章
勇立潮头 敢于担当打造中国北方对外开放新前沿
“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坚持用全面辩证长远眼光分析经济形势努力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扎实做好“六稳”“六保”工作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
第A03版:两会特刊
挑战之下,中国制造如何“突围”?
减税降费加力
两个“1万亿元”有何特殊深意?
按时足额发放
聚民心 强信心 筑同心
七大看点
第A04版:综合新闻
路和路
读书与行走
黄群华一家:凡人小事中彰显和谐幸福真谛
大橡塑签订国内首台套最大容积串联密炼机组合同
市信用中心积极推进“信易贷”
以新担当新作为开创工作新局面
王恒顺:家是最小的集体 却可以发挥光芒
金普新区与百度Apollo、中国电科联手共建数字经济新基建试验区
金普新区未来5年内打造数字经济新基建试验区

读书与行走

2020-05-24

    读书

    与行走

    上海三联书店  陈忠实 著

    著名作家陈忠实力作欣赏。书中有讲述作者生命历程中的“第一次”的故事、看过古罗马的斗兽场、踏上茶卡盐湖领略“天空之境”、从大理流浪到泸沽湖、在毛乌素沙漠里赏月……

    皮鞋、鳝丝、花点衬衫(2)

    “上海货好”,上海什么货都好,包括皮鞋。这是北方人的总体印象,连我的农民妻子都形成并且固定着这个印象。那天是一位青年作家领我逛城隍庙的。在他的热情而又内行的指导下,我买了一双当时比较价高的皮鞋,宽大而显得气派,断定不会让脚趾受罪,就买下来了。买下这双皮鞋的那一刻,心里就有一种感觉,我进入穿皮鞋的阶层了,类似进了城的陈奂生的感受。

    回到西安东郊的乡村,妻子也很满意,感叹着以后出门再不会为穿什么鞋子发愁犯难了。这双皮鞋,只有我到西安或别的城市开会办事才穿,回到乡下就换上平时习惯穿的布鞋。这样,这双皮鞋似乎是为了给城里的体面人看而穿的,自然也为了我的面子。另外,乡村里黄土飞扬,穿这皮鞋得天天擦油打磨,太费事了;在整个乡村还都顾不上讲究穿戴的农民中间,穿一双油光闪亮的皮鞋东走西逛,未免太扎眼……这双皮鞋就穿得很省,有七八年寿命,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才换了一双新式样。此时,我居住的乡村的男女青年的脚上,各色皮鞋开始普及。

    我第一次吃鳝鱼,也是那次上海之行时突破的。关中人尤其是乡下人,基本不吃鱼,成为外省人尤其是南方人惊诧乃至讥笑的蠢事。这是事实。这样的事实居然传到胡耀邦耳朵里,他到陕西视察时在一次会议上讲过:“听说陕西人不吃鱼?”其实秦岭南边的陕南人是有吃鱼传统的,确凿不吃鱼的只是关中人和陕北人。我家门前的灞河里有几种野生鱼,有两条长须不长鳞甲的鲇鱼,还有鲫鱼,稻田里的黄鳝不被当地人看作鱼类,而被视为蛇的变种。灞河发洪水的时候,我看到过成堆成堆的鱼被冲上河岸,晒死在苞谷地里,发臭变腐,没有谁捡拾回去尝鲜。直到20世纪50年代中期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实施时,西安拥来了许多东北和上海老工业区的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这些人因为买不到鱼而生怨气,就自制钓竿到西安周围的河里去钓鱼。我和伙伴们常常围着那些操着陌生口音的钓鱼者看稀罕。当地乡民却讥讽这些吃鱼的外省人:南蛮子是脏熊,连腥气烘烘的鱼都吃!我后来尽管也吃鱼了,却几乎没有想过要吃黄鳝。在稻田里我曾像躲避毒蛇一样躲避黄鳝,那黑黢黢的皮色,不敢想象入口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那天在上海郊区参观之后,晚饭就在当地一家餐馆吃。点菜时,《小说界》编辑、现任副主编的魏心宏突然兴奋地叫起来:“啊呀,这儿有红烧鳝丝!来一盘,来一盘鳝丝。”还歪过头问我吃不吃。我只说我没吃过。当一盘红烧鳝丝端上餐桌时,我看见一堆紫黑色的肉丝,就浮出在稻田里踩着滑溜的黄鳝时的那种恐惧。魏心宏动了筷子,连连赞叹味道真好做得真好。随之就煽动我,忠实你尝一下嘛,可好吃啦。我就用筷子夹了一撮鳝丝,放入口里,倒也没有多少冒险的惊恐,无非是耿耿于黄鳝丑陋形态的印象罢了。吃了一口,味道挺好,接着又吃了,都在加深着从未品尝过的截然不同于猪、牛、羊、鸡肉的新鲜感觉。盛着鳝丝的盘子几乎是一扫而光,是餐桌上第一盘被吃光掠净的菜。似乎魏心宏的筷子出手最频繁。多年以后,西安稍有规格的餐馆也都有鳝丝、鳝段供食客选择了,我常常偏重点一盘鳝丝。每当此时,朋友往往会侧头看我一眼,那眼神里的诧异和好奇是不言而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