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27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第11号令
西岗区“七携手”党建品牌再吹“冲锋号”
3月26日大连市出现首例境外输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大连境外输入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大连天气
明日零时起暂停持有效中国签证、居留许可的外国人入境
大连市民政局关于网上祭祀的通告
市文明办部署在爱国卫生运动中深化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
市政府召开第六十八次常务会议
不失时机抓生产促达产稳发展努力把疫情影响降到最低
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二十九次党组会议
倡议有效开展国际联防联控 坚决打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 呼吁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防止世界经济陷入衰退
习近平复信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
我省出台文化和旅游业 复工复产疫情防控20条
第A02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集合资金信托兑付及收益分配公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连周水子机场海关公告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辽宁省文化和旅游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措施20条
(上接1版)
大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令
明日零时起暂停持有效中国签证、居留许可的外国人入境
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
(上接1版)
携手抗疫 共克时艰
拍卖公告
第A03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辽宁省开展企业线上交流活动 利用5G产业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党员,就要有钉钉子精神”
疫情发生后火速转产防护物资
(上接1版)
歪曲英雄烈士的事迹和精神将受严惩
我市开展《烈士褒扬条例》普法宣传
(上接1版)
让辖区更安全 让百姓更安心
广告
第A04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大连市爱国卫生运动志愿服务主题日活动点位公示名单
环保达人忙活12小时清理垃圾近4吨
开展网格分片分批清理整治
图片新闻
西岗区实施“五大行动”
景区公园大扫除
大连的水放心喝!
市文明办部署在爱国卫生运动中深化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
第A05版: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为自觉自律的你点赞!”
地铁3号线大连站因施工暂时退出运行
大连市民政局关于网上祭祀的通告
公安机关提醒市民警惕冒牌罚单
网上传播疫情谣言造谣者被处行政拘留十日
宫茜:我工作中最值得骄傲的54天
三万斤辽南苹果运达武汉
采取有效措施应对“倒春寒”
我市启动野外违规违法用火专项整治行动
大连市出现首例境外输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大连首个“第一入境点”航班入境前后
第A06版:文化
国家地理经典影像大展北京站
《兄弟王——从满城汉墓到大云山汉墓》特展
保利云剧院之天津人艺戏剧专场
“润物无声”薛继斌水彩画展
“天地徒存此老丁”陈半丁书画作品展
春天里的行业剧是否犹唱“女人花”
神话精神与生命意志
第A07版:开卷在线
在冬天,保护好盛开的梦想
现在你有没有比以前更热爱生活?
畅销图书半月榜·全国
“‘阅’人生 ‘读’分享”
春来读书兴味长
第A08版:体育新闻
《望儿山》
《脚客》
今年温网何去何从?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辽足部分球员继续讨薪
中国男足开练
东京拆除奥运倒计时钟
东京奥运会明年7月到8月举行
分类广告

《望儿山》

2020-03-27


    光明日报出版社  刘长富  著

    刘长富是常在本栏目露面的本土作家,这部新作以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为背景,聚焦了四代农民工艰苦奋斗打拼创业的故事。

    在微风吹拂下,酒的威力开始发作,他只觉得两腿发软,像是踩在棉花上走不稳,上下眼皮直打架,眼睛有些睁不开了,又勉强迈了几步,两腿一打漂,一个腚墩坐在了地上。胃里翻江倒海,脑袋空空荡荡,嘴里一个劲嘟囔家哪儿去了。突然,他不管不顾地大声嚷起来:我是谁家的,快来领我,我喝醉找不到家了。夜深了,谁还不睡觉,喊了半天没人理他。

    还真有好事的人。住在二楼的靳爽睡得正香,被窗外一阵喊叫声弄醒了。她揉揉眼睛,边骂边迷迷糊糊坐起来想听个究竟,恰在这时王明良又挣命地喊起来:我是谁家的呀,我喝醉酒找不到家,快来领我呀!靳爽朝着窗户骂了一嘴:大半夜你个酒鬼找不着家,喝死吧你。她刚躺下,忽然一激灵,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会不会是王明良?为了更好地辨别声音,她下地走到门前,支楞着耳朵贴着门细听。

    王明良还挺配合的,又嚷起来:我是谁家的呀,我喝醉了酒,赶紧把我领回家,别把我弄丢了呀!这下听清楚了,是他的声音。靳爽穿上衣服跑出来,借着月光仔细一瞧,可不是王明良吗!她顾不得问缘由,一把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连拖带拽地弄到楼上,打开门往里一推,咬着牙根狠狠地问他:你死到哪儿喝酒喝成这么个熊样,半夜三更在大街上乱喊乱叫,怎么不叫警察给你抓去。靳爽边骂边忍着刺鼻的酒味,帮他脱下弄得脏兮兮的上衣,又拿毛巾擦洗他脸上的鼻涕眼泪。

    王明良喝酒有个特点,喝醉了酒不吐,并且醉酒后不像有些人变成一摊烂泥,不是不省人事,还稍稍有点清醒,属于一半清醒一半醉的那种。靳爽把他弄回家来又简单收拾了一下,他恢复了一些清醒,有了点家的感觉,喷着恶嘟嘟的酒气问:谁把我弄家的?靳爽气哼哼地说:我,是我把你弄回家的。但这不是你的家,是我的家,你现在在我家。王明良挣扎着要起来:不是我家你把我弄进来干什么,我要回自个的家,快把我送回去。

    靳爽哭笑不得,照着他的耳朵使劲拧了一圈:你家在哪儿让我送回去,这都后半夜了上哪儿去找你家呀,今晚就住这这儿了,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咱俩不分你我里外。

    这时候王明良清醒了许多,已经辨认出眼前的女人是靳爽,自己待的地方是她家。为了给王明良解酒,靳爽麻利地兑了杯不凉不热的蜂蜜水,逼着他咕咚咕咚地喝下去,他觉得胃舒服多了。又隔了会儿,王明良基本上清醒了,他东瞅瞅西望望不好意思了:哎妈呀嫂子,真不好意思,今晚上酒喝高了,怎么也找不到家,站在大街上喊,没想到跑到你家门口来惊动了你,要不是你把我弄回家,这人就丢大了,弄不好警察都能把我抓走,谢谢你了嫂子。靳爽看他醒了,嘿嘿一笑:不是我要把你弄回家,而是你深更半夜闯进来的,这话你可要说清楚,别丧良心说胡话,要不然我好心赚了个驴肝肺。

    王明良有点哀求地说:嫂子,真是酒喝高了找不到家,我不是故意的。靳爽挨着他坐下:故意不故意的谁知道,我现在去报个警,你浑身是嘴也说不明,跳进黄河洗不清。王明良一听说要报警,吓得一哆嗦,话说得有些语无伦次:嫂子,你可不能报警,虽然我喜欢你,可从没敢动坏心思,更不敢三更半夜往你屋里闯。没等他说完,靳爽就像自己名字一样爽朗地笑起来了:哎呀,报什么警啊,我逗你玩。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