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4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被执行人拒不交房市法院依法强制腾退
我市自强模范和助残先进受到省政府残工委表彰
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宣讲团走进长海和花园口
让党员干部作风全面过硬起来
背靠祖国,香港的明天更美好
俄罗斯环尾狐猴从大连飞赴南京
市政府召开第六十一次常务会议
大连自贸片区制度创新“组合拳”让企业投资项目工期提前两月完成
要求举一反三坚决防止重特大事故发生 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习近平同萨尔瓦多总统布克尔会谈
习近平会见出席“2019从都国际论坛”外方嘉宾
第A02版:要闻
《关于加强新时代军队离退休干部工作的意见》
精准扶贫:提速脱贫奔小康
国务院举行宪法宣誓仪式
背靠祖国,香港的明天更美好
久久为功纠“四风”树新风
(上接1版)
国家主席习近平任免驻外大使
第A03版:综合新闻
杨立荣同志病逝
辽宁省高校预防艾滋病宣传月活动在连启动
一个村三个“讲堂”同时热烈开讲
旅顺开发区“五微党建”让群众收获满满幸福
火锅品类线上消费订单增长最明显
特殊孩子们的一桌特殊大餐
让党员干部作风全面过硬起来
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宣讲团走进长海和花园口
市政府召开第六十一次常务会议
我省新闻记者证换发工作即日启动
第A04版:专题
让大连更宜居 让生活更美好
第A05版:国际新闻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墨西哥总统说安全问题是现任政府主要挑战
特朗普对巴西和阿根廷关税威胁引发各界不安
法国为马里军事行动身亡军人举行悼念仪式
北约越发“找不着北”
美两名参议员致信蓬佩奥敦促制裁土耳其
“人权”已沦为美式霸凌的政治工具
分类广告
第A06版:时评·体育新闻
明年中超联赛或有哪些新变化?
中芬冬季运动年成果丰硕
乒坛群雄即将逐鹿中原
中国足协蝉联亚足联草根足球激励级协会奖
创纪录!梅西六获金球奖
其他区市县供热单位投诉电话量排行
市内五区供热单位投诉电话量排行
大连市各区市县投诉量、办结率情况通报(供暖)
“凡学皆比赛,凡赛必获奖”的现象值得深思
敷衍了事
“爸爸篮球赛”重拾运动的乐趣
不能任由山寨APP野蛮生长
第A07版:广告
广告
第A08版:大家财富
狂欢节来了 工商银行联手微信、支付宝送红包雨
广发银行大连分行持续产品创新将扶持小微企业落到实处
“重塑价值 合作共赢”
2019年度大连五星理财服务机构评选火热启幕
广告
第A09版:城事
党员在养老院设服务岗
志愿服务队定期为福利院老人理发
美邻芳庭社区办准生证可网上预约
香炉礁街道启动宪法宣传月活动
沙河口区成立“为企法律服务联盟”
张家村“糖心苹果”走俏市场
金普新区如厕有导航
兰店乡9户低保户将住进新房
“发财梦”“不医自愈梦”该醒醒了
保健品当药吃 老人购买成风
肉摊
第A10版:读城
大连沿海湿地成野鸭迁徙中转站
金州博物馆明日推出名家书画展
物业费不包含“停车费”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从此改变山与海的距离
第A11版:看城
《望儿山》
《浆糊梦》
厦门
武汉
宁波
深圳
上海
北京
第A12版:融·媒
大连市空气质量趋势预报
俗与辱
“抖音”网红打卡地大连有三处
快来世博广场定制专“鼠”年会吧
爸爸妈妈 我要对您说……

《浆糊梦》

2019-12-04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张佳玮 著

    这是知乎、豆瓣人气作家张佳玮读金庸的随笔集,作者把金庸小说里可看可品可回味的部分,杂糅进他独特的视角和脑洞,提出许多有趣的创见。

    金庸的功力

    金庸先生作品的情节上,有许多化用了十九世纪西方通俗小说,尤其是大仲马小说的桥段。

    比如,《连城诀》,狄云遇到丁典,被指点出自己冤狱的缘由,激发复仇之心。《基督山伯爵》的剧情。

    比如,《射雕英雄传》,洪七公去舱底偷酒,发现炸船阴谋,于是带郭靖先行避开,让欧阳锋自己烧船自作自受。《二十年后》的剧情。

    比如,《雪山飞狐》,胡一刀、苗人凤的兵器各自被人上了毒而不自知,这个剧情从《哈姆雷特》之后被用了不知道多少次。比如《连城诀》砌墙一段,是爱伦·坡用过的。但不止于此。

    金庸先生还化用了中国小说许多东西。比如《书剑恩仇录》里文泰来夜追瑞大林前那段饮酒戏,完全是《水浒传》笔法。

    比如《鹿鼎记》里韦小宝写字一段,戏仿《红楼梦》贾宝玉去秦可卿房里的段落。所以若论细节,金庸先生的小说,其实是兼容并包,无所不采的。好比北冥神功,到处吸,最后汇成段誉的好一番武功。

    但金庸先生真正受西方影响的,是小说的写法。

    中国古典小说,四大名著大多是全知描写,很少金庸这样,“第三人称单主角视角加大量心理描写叙述”的。比如《天龙八部》,段誉线,视角几乎全是段誉;萧峰线,视角几乎全是萧峰。这种套路,是地道西方小说写法。

    《射雕英雄传》,郭靖和黄蓉在墙壁里七天七夜疗伤,看外面你方唱罢我登场,金庸先生自己在后记里承认:那是戏剧的写作手法。

    《雪山飞狐》文本形式极其妖艳,之前的情节和悬念,是靠大家你一段我一段,补叙出来的。所以实际故事情节不到一天,主要是大家在来回叙述。这种套路,《基督山伯爵》用得极娴熟,而先前的中国小说,几乎没有。

    情节是小事,贯穿其中的叙述方式才是了不起的。

    马尔克斯认为,纯粹讲传奇故事的技法,《基督山伯爵》已到极限。

    我借这个套:

    纯讲传奇故事的技法,金庸先生是集合了二十世纪之前,中西文学的巅峰了。中国古典小说那些套路和十九世纪西方通俗小说的叙述,他都用到炉火纯青了。

    之所以我们读着,还觉得金庸先生的故事显得古意盎然,是因为:

    他的语感深厚,之后的修订版里加了大量中华文化细节,让你读不出翻译腔和西洋句式来。只有《飞狐外传》里保留了相当多的西式句子,读程灵素死去那段可知。

    真正学西方技巧学得通透的,是可以不带翻译腔的。金庸如是,老舍先生、后期王小波也如是。

    他自己,以及那一代小说家影响力太大,以至于如今,大家可能都没意识到“这玩意是西方技法”。

    这里可以多说一句。

    金庸先生、老舍先生、后期王小波、张爱玲,以至于鲁迅先生这些位,因为语言老练扎实,所以看着,不太西式。其实他们许多都是醇厚的中文,西方小说的叙述方式,再结合中国古典小说套路,自开一派山河。光看文字,是看不出老舍先生在英国待了很久的。

    得拿他们的小说跟中国古典小说对比,才看得出来,他们这一路开辟变化,有多么出色,多么醇厚。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这几位是凭空自己养了一只茶色的猫。

    比起某几位满口翻译腔,恨不得让大家看出自己学西洋大师多么道地的写作者,他们这几位,真是属于得其意而忘其形,打通了中西血脉,融会贯通了的。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