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4日 星期三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被执行人拒不交房市法院依法强制腾退
我市自强模范和助残先进受到省政府残工委表彰
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宣讲团走进长海和花园口
让党员干部作风全面过硬起来
背靠祖国,香港的明天更美好
俄罗斯环尾狐猴从大连飞赴南京
市政府召开第六十一次常务会议
大连自贸片区制度创新“组合拳”让企业投资项目工期提前两月完成
要求举一反三坚决防止重特大事故发生 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习近平同萨尔瓦多总统布克尔会谈
习近平会见出席“2019从都国际论坛”外方嘉宾
第A02版:要闻
《关于加强新时代军队离退休干部工作的意见》
精准扶贫:提速脱贫奔小康
国务院举行宪法宣誓仪式
背靠祖国,香港的明天更美好
久久为功纠“四风”树新风
(上接1版)
国家主席习近平任免驻外大使
第A03版:综合新闻
杨立荣同志病逝
辽宁省高校预防艾滋病宣传月活动在连启动
一个村三个“讲堂”同时热烈开讲
旅顺开发区“五微党建”让群众收获满满幸福
火锅品类线上消费订单增长最明显
特殊孩子们的一桌特殊大餐
让党员干部作风全面过硬起来
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宣讲团走进长海和花园口
市政府召开第六十一次常务会议
我省新闻记者证换发工作即日启动
第A04版:专题
让大连更宜居 让生活更美好
第A05版:国际新闻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墨西哥总统说安全问题是现任政府主要挑战
特朗普对巴西和阿根廷关税威胁引发各界不安
法国为马里军事行动身亡军人举行悼念仪式
北约越发“找不着北”
美两名参议员致信蓬佩奥敦促制裁土耳其
“人权”已沦为美式霸凌的政治工具
分类广告
第A06版:时评·体育新闻
明年中超联赛或有哪些新变化?
中芬冬季运动年成果丰硕
乒坛群雄即将逐鹿中原
中国足协蝉联亚足联草根足球激励级协会奖
创纪录!梅西六获金球奖
其他区市县供热单位投诉电话量排行
市内五区供热单位投诉电话量排行
大连市各区市县投诉量、办结率情况通报(供暖)
“凡学皆比赛,凡赛必获奖”的现象值得深思
敷衍了事
“爸爸篮球赛”重拾运动的乐趣
不能任由山寨APP野蛮生长
第A07版:广告
广告
第A08版:大家财富
狂欢节来了 工商银行联手微信、支付宝送红包雨
广发银行大连分行持续产品创新将扶持小微企业落到实处
“重塑价值 合作共赢”
2019年度大连五星理财服务机构评选火热启幕
广告
第A09版:城事
党员在养老院设服务岗
志愿服务队定期为福利院老人理发
美邻芳庭社区办准生证可网上预约
香炉礁街道启动宪法宣传月活动
沙河口区成立“为企法律服务联盟”
张家村“糖心苹果”走俏市场
金普新区如厕有导航
兰店乡9户低保户将住进新房
“发财梦”“不医自愈梦”该醒醒了
保健品当药吃 老人购买成风
肉摊
第A10版:读城
大连沿海湿地成野鸭迁徙中转站
金州博物馆明日推出名家书画展
物业费不包含“停车费”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从此改变山与海的距离
第A11版:看城
《望儿山》
《浆糊梦》
厦门
武汉
宁波
深圳
上海
北京
第A12版:融·媒
大连市空气质量趋势预报
俗与辱
“抖音”网红打卡地大连有三处
快来世博广场定制专“鼠”年会吧
爸爸妈妈 我要对您说……

《望儿山》

2019-12-04


    光明日报出版社 刘长富 著

    刘长富是常在本栏目露面的本土作家,这部新作以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为背景,聚焦了四代农民工艰苦奋斗打拼创业的故事。

    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吆喝声:喂,你们几个坐那儿干什么?快过来卸车,那边等着砖用呢!周家新他们不知是在叫谁,虽然听到了喊叫声却无动于衷。紧接着传来有些骂骂咧咧的声音:你们几个在那儿干啥啊,想乘凉图轻快就滚回家去。这下四个人有点儿觉醒了:好像是对着我们来的。严彪说:家新,我怎么觉得是在喊咱们,是不是把咱们当工地上的人了。周家新把大腿拍地啪啪响:要真是那样可就烧高香了。徐文昌卖个关子:怎么样伙计们,天一亮我

    就说今儿个东南方向有好事,找活儿干的事肯定能有个着落,不信你们看这喊声,肯定是冲咱们来的。他话音刚落,便传来粗暴的骂声:我这么喊你们还装聋作哑,耽误工程进度就把你们工资全扣下来,不扣你们点儿钱,不知我是你们的祖宗。

    这骂声让周家新眼里放出绿光:我说啊,这下机会来了,你看那个带个黄色安全帽的人直朝这边儿看呢,他肯定把咱们当工地上的人了,那咱们就将计就计,顺水推舟。走走走,卸砖去,干上活了就有话说,这几辆拉砖的车成了大救星了。周家新这么一鼓动,那几个人二话不说,一溜小跑冲过去,脱了上衣光着膀子,两人在车上,两人在车下,不带手套,也不用砖钳,就那么光着手干。等把一车砖卸完,脸上身上汗水都成流了,除了天热,主要是早晨他们水米没沾牙,肚子里是空的,他们是咬着牙卸完了这车砖。当他们有气无力的要到旁边的车上帮忙时,头戴黄色安全帽的人紧道道地走过来,挨个人瞅了一眼:哎,你们是哪个组的,我好像没见过你们,怎么卸车不带手套儿,不用砖钳,发给你们的手套,钳子弄哪儿去了,练铁砂掌来了。周家新抹抹脸上的汗水,“师傅,俺们不是哪个组的,是刚来的,所以你不认识我们。”

    “谁是你师傅?我是这里的工长,叫王振声,你们是刚来的,我怎么不知道,谁叫你们来卸砖的。”

    “俺们几个刚到深圳来,正愁没人介绍到工地上干活,你连喊带骂的硬是把我们叫过来卸砖,你不叫俺们哪敢来。”

    “呦呵,你老兄挺能咬人的,粘边就赖。我以为你们是工地上的人,在那里偷奸耍滑呢,这下闹误会了。”

    “没误会,说明咱们有缘分,俺们就是奔着你来的。”

    “你这家伙会说话,挺会来事儿的,哪儿人?”

    “望儿山,从望儿山来找活干。”

    “什么望儿山望爹山,这名儿不咋地,叫望金山多好,离哪儿近,说个人都知道的地方。”

    “俺们是惠普县的,往大点说是大连那旮旯的。”

    “哦,大连人哪,知道我是哪儿人吗?能不能听出来?”

    “不知道,听口音好像也是东北人。”

    “不是好像,就是东北人,我老家在辽西锦州,三年前就投奔亲戚过来打工。你们别再说过来找活干,这里流行的说法叫打工。”

    “你看你看,我就觉得咱们亲性,这不是连上东北老乡了吗?”

    王振声转过头看看那三个人:“不带手套,不用砖钳,这活儿干得够快的,工地上现在正需要人,要是有点儿技术专长更好。”

    徐文昌马上接过话:俺四个人都是抹灰高手,木匠、铁匠、瓦匠活都会,连雕刻这种高难度的活也能干,你用俺们就舍不得撒手了,就留我们在你这儿干吧。

    王振声挠挠头:就冲你们今儿个干的这活儿,我就答应你们,但咱得把丑话说在前面。

    4